有不少人誤以為自己直到最後一刻,身體器官都能維持正常,等到親身經歷後才發現現實並非如此


當生命只剩下數週


患者壽命只剩下數週時,會出現哪些症狀呢?首先,全身倦怠感是判斷依據,也就是無力感。提到無力感,或許容易與一般的疲倦感聯想在一起,但兩者並不相同。癌末患者的倦怠感,痛苦程度絕非言語所能形容。類固醇對於緩和初期的全身倦怠感十分有效,但若患者只剩一、兩週的壽命時,目前並沒有適合的藥物可以舒緩全身倦怠感,只能投以鎮靜劑,讓患者失去意識,以減輕痛苦。


到了這個階段,患者容易出現嚴重浮腫,如果每天的點滴量超過1公升,浮腫症狀可能會更為明顯。這時應該適當減少點滴注射量。此外,患者也會嚴重食欲不振。若患者餘命不到1週,即便強迫攝取營養,也無法改善現狀。當患者的餘命以週為單位時,對末期醫療而言,正面臨重要的轉捩點。這時如果勉強繼續進行治療,不但容易令患者痛苦,更可能導致壽命縮短。


根據我的經驗,「無法走路」是這個階段的患者覺得最痛苦的事。各位只要稍加想像,便能體會無法自由行動有多麼痛苦。更讓人難過的是,沒有任何醫療方法可以加以改善。無法走路後,非但復原的可能性極低,患者更容易對「自我存在」產生懷疑。當患者察覺自己失去自理能力時,常會併發靈性疼痛(spiritualpain)等症狀。當人面對死亡,感受生存威脅時,常會問自己:「我的人生究竟有何意義?」「為什麼我一定要死?」這些問題通常無解,因為得不到解答,患者的心靈將更加痛苦。


當患者生命只剩數週時,不少家屬與醫護人員傾向不斷激勵患者,讓患者盡量懷抱「希望」,卻從未想過,其實讓患者平心靜氣的接受現實也是重要的事。如實告知與否,及如何拿捏,確實是件難事。


接著,患者無法自行如廁,甚至連使用可攜式馬桶都有困難,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當生命剩下不到1週時,大小便容易因肛門鬆弛而失禁,最後免不了插導尿管的命運。同時,患者容易食欲降低,攝食量大幅滑落,有的人甚至會出現吞嚥困難的症狀,無法喝水或進食。這時候即使強迫患者進食,或透過點滴、鼻胃管強制輸送營養,也無法改善患者的症狀。


除了上述症狀,患者還會出現說話困難、耳鳴、口乾等各種痛苦的症狀。但是很遺憾的,緩和醫療對於改善上述症狀,並無太大功效。當患者接近死亡時,身體機能喪失的各種現象,已經無法予以改善,一旦出現這些症狀,就必須做好「無法挽回」的覺悟。


當生命只剩下數天


生命只剩數天時,症狀雖因人而異,但睡眠時間普遍有增長的趨勢。患者意志清醒時,容易感到全身無力的肉體痛苦,此時睡眠能稍微減輕痛苦。因此當患者因全身倦怠睡不著時,我們通常會徵得患者同意,投以鎮靜劑。


接著,患者會漸漸認不出時間、地點、人物,認知障礙的情況越趨明顯。有的患者會出現「譫妄」,即急性發作的意識混亂症狀。根據報告指出,臨死的患者中,約有8成的人會出現這個症狀,會出現「語無倫次」、「無法掌握周遭狀況」、「認不得家人的臉」、「幻覺」等。


臨終前能夠始終保持意識清晰的患者實在少之又少,許多人都會出現昏睡、譫妄。到了這個階段,否定患者的話或注射無效的醫療用麻藥,都可能導致症狀更加惡化,只有家人的支持是最佳良藥。除此之外,這時的患者已經無法自行翻身,受到壓迫的臀部、腳後跟特別容易長出褥瘡,導致皮膚受傷。頻繁更換體位是預防褥瘡的方法,但是當患者全身狀況惡化後,便無法避免的長出褥瘡。在末期營養不良的情況下,褥瘡難以治療,更難以預防。


接著,患者會出現說話障礙與應答障礙。到了這個階段,患者無法有條理的說話,更無法正常對話。患者一旦臥床,幾乎無法自行排泄、攝取食物與水分,這時即使注射點滴,也很難為患者延命。即使患者毫無反應,家人的陪伴依然重要。雖然不見反應,患者仍可以感覺到家人的存在,這樣的案例屢見不鮮。因此,希望家屬能夠多抽空陪伴患者,輕聲對患者說話,或輕輕撫摸患者。


當生命只剩2448時時,最後關卡正在等待各位。在我的印象中,死前24小時是最痛苦的時候堪稱「最後難關」。這時即便實施所有的緩和醫療程序,也難以讓患者毫無痛苦的度過最後的24小時,多半只能施打鎮靜劑,暫緩痛苦。或許患者也察覺到這是人生必須經歷的最後一段痛苦路程,有的患者會喊雙腳沉重,也有人因為承受不住身體的疼痛,頻頻要求更換體位。在這個階段,患者無疑相當痛苦,在一旁看著患者的人更是不好受。但只要度過這個關卡,多數的患者都能安穩的等待死亡。


當生命只剩下數小時


有的患者到最後一刻都非常痛苦或處於譫妄狀態。不過,當生命只剩數小時,多數患者不須投以鎮靜劑,也能自然的進入無意識的昏睡狀態。當人感到痛苦時,會不由自主的挪動身體,所以當患者不再挪動時,表示已經不覺得痛苦了。


到了這階段,有2成的病患會突然惡化,並且難以事前預測。不過還是可以透過診察判斷患者餘命。這時候患者的血壓降低,脈搏微弱,尿量幾近為零,另外因為缺氧四肢末端變色等,都是判斷患者餘命的參考依據。有的患者意識指數極低,不僅對旁人的呼喚沒有反應,施予刺激也不見反應。當出現1種以上的症狀時,表示患者狀況極為嚴重,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病危」。這時候患者喉嚨會持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或是呼吸時發出「啊」的氣音;只要患者不再挪動身體,就算發出咕嚕聲或嘆氣聲,病患也不再痛苦。希望待在患者身邊的人不要擔心,沉穩應對。


有人說,「聽覺能力」會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刻。以下2點非常重要,請大家務必記住:


一、當生命剩下數日時,患者幾乎已從痛苦深淵中解放,處於做夢的狀態,但聽覺能力並未喪失,患者仍舊可以清楚聽到周遭的聲音。這時候患者的家屬無法辨識患者是否仍感到痛苦,呼喚也不見回應,可以說是相當辛苦的時期,即便如此,我還是希望家屬能夠陪伴病患到最後一刻。不必大聲呼喚患者,只要在他耳畔輕聲細語,你可以握病患的手或輕柔的碰觸他的身體,這些動作能讓患者安心的步向未知的旅途。


二、此外,切忌在患者身旁討論準備喪禮等話題,若是非得討論的敏感話題,也請顧及病患,到病房外討論。


到了最後階段,呼吸方式會突然改變。患者會抬起下巴呼吸,這個狀態大概持續數分鐘至數十分鐘,然後呼吸停止。但即使呼吸停止,心臟仍舊會持續跳動一陣子,這時候能看到頸動脈跳動,或者能感覺手腕脈搏的跳動。


不過,多數患者在呼吸停止後數分鐘,心臟也就停止跳動。為了便於行事,多數會將此刻認定為死亡時刻。不過,在心臟停止跳動後的數小時內,儀器還是持續出現電子訊號。即便呼吸及心跳停止、瞳孔放大的3大死亡徵兆都出現了,身體細胞也不見得全部死亡。「死亡的時間點」準確與否並不重要,一切不過是為了方便行事。我希望大家知道,死亡時刻其實只是個模糊的時間點,大家接受「患者已死」的當下,便是「死亡時刻」了。


總之,死亡並不像連續劇所演的情節,呼喚所愛之人的名字後,才毫無悔恨的嚥下最後一口氣。因此,我希望各位珍惜所愛,趁來得及時多呼喊幾次他的名字,共度美好時光。因為與家人共處的時光,是任何人都無法奪走與取代的。


中年4字訣


包括吃得清淡放棄濃味是對身體有益。也包括「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是跟人的關係不要太親密緊黏,既保護自己免受心靈重創,也是維持健康關係的最好距離。


做事情要專於自己最擅長的便會做得最好其他無關痛癢的就交給別人吧!交友也是,跟臭味相投的交往已不夠時間,別花心思在「志不同道不合」的人身上。


終於明白人生許多事情是強迫不來的,要、要燉、要放慢腳步。太急的話,會亂了陣腳,反而誤了大事。


那是最難的放手撇下,人生的行李會更輕,旅程也會更輕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gfriedherr 的頭像
Siegfriedherr

Hello, welcome to Siegfried' blog!

Siegfriedher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